快乐梦想家园-向快乐出发,筑梦家园!

热门关键词:  教育  快乐梦想  教育面对面  快乐家园  乐家服务
首页 快乐空间 直通乐园 快乐舞台 宝贝天地 辣妈萌爸 乐享夕阳 快乐人生 乐家生活 图片 视频
快意人生 快意人生 快乐健身 乐在夕阳 老顽童趣

白岩松最新发言:面对死亡这件事,汉族远远不如蒙古族

来源:网络 编辑:白岩松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09
摘要:我 非常喜欢《道德经》, 出生入死,大家都当成了胆大, 冒死赴敌营有勇气。 老子说的是人一出生就奔着死亡而去, 出生即入死, 没有把这个更斩钉截铁的智慧了, 说明我们是向死而生。 我说我们的老祖宗足够面对死亡, 而且拥有了更超脱的智慧, 怎么现在成

非常喜欢《道德经》,

出生入死,大家都当成了胆大,

冒死赴敌营有勇气。

老子说的是人一出生就奔着死亡而去,

出生即入死,

没有把这个更斩钉截铁的智慧了,

说明我们是向死而生。

我说我们的老祖宗足够面对死亡,

而且拥有了更超脱的智慧,

怎么现在成了禁忌?

大家不再谈,躲着它。

但是因为不面对死,就不太会活。

我觉得今天活的比较难堪的、

很糟糕的很重要的原因,

是我们已经不谈论死亡很久了。

—— 白岩松

前天(9月18日)下午,在北京前门的PAGEONE书店里,白岩松和周国平老师一起参加了《超越死亡》这本书的首发式。

在现场,白岩松老师和周老师与该书作者印度慈善家萨提斯·莫迪、以及其他嘉宾畅聊生死与自由。

今天特来分享白岩松老师和周老师在活动现场的精彩发言,其中白岩松老师说,面对死亡这件事,汉族远远不如蒙古族;死亡教会了他两件事。

▲左起:翻译、萨提斯·莫迪、周国平、白岩松、国际公益学院董事长马蔚华

01

白岩松:认识这本书《超越死亡》,看完了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今天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在说鸡汤,如果说鸡汤很多人离不开的话,这本书是鸡精。因为鸡汤是一只鸡的结果,但是鸡精需要注水。

拿什么去注水?你的年龄就是水。年轻的时候觉得鸡精太浓了,离它远一点。但是岁数大以后,你已经足够可以把这个鸡精给稀释,然后慢慢从中提取很多滋味。

举个例子,这本书在谈时间,但是换个角度去谈时间蛮有意思。其中一点,很像鸡汤的一句话,当然是鸡精了,这里说他们做调查,结果发现有钱的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爱。而没钱的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是钱。

这句话很有意思,然后我就在琢磨,我在自己脑海中产生另外一个命题。究竟谁更惨?怎么说呢?如果一个富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钱,和一个穷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爱。谁更好一点?或者说谁更惨一点?

我发现我的答案:我宁愿做认为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爱的那个穷人,而不会去做认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钱的那个富人。因为此时的中国前者太多了,到处都能见到认为钱依然是最重要的富人。可是我看到活的相对有滋味的是那些把爱当成最重要的穷人——这个穷是相对的。

彻底穷,生命维持不了很难谈了。像马总都是提早摆脱了走向把钱当成最重要的那些富人。所以我觉得这本书可以让你思考很多事,慢慢去看,看似很薄的书,因为是鸡精,要用自己的岁数去注。

第二,为什么要说此时来的正是时候呢?不知道死亡就很难活得好,这本书的核心真不是谈死亡,其实在谈怎么活得更好。但是它拿死亡当成一面镜子,其实这也是这些年我经常想到的事情,不是因为年岁,因为有时候是民族。

我经常斜着眼看汉族,因为我是蒙古族,我的家乡呼伦贝尔,我经常拿我的民族去照一下汉族,当然我另外一半是汉族,我母亲是汉族。其实我觉得汉族应该学习少数民族很多优点。当然少数民族已经学了足够多的汉族的优点。

面对死亡这件事,汉族远远不如蒙古族,让我惊讶的是,汉族的老祖宗拥有足够的死亡的智慧,我非常喜欢《道德经》,有两句话可以作证:出生入死,大家都当成了胆大,冒死赴敌营有勇气。老子说的是人一出生就奔着死亡而去,出生即入死,没有把这个更斩钉截铁的智慧了,说明我们是向死而生。

第二句话,老子说:死而不亡者寿。一个人死了,但他精神家园仍在,就是长寿。你怎么理解这个生命的长度?我说我们的老祖宗足够面对死亡,而且拥有了更超脱的智慧,怎么现在成了禁忌?大家不再谈,躲着它。

但是因为不面对死,就不太会活。我觉得今天活的比较难堪的、很糟糕的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已经不谈论死亡很久了。

最后一句话:这几天看这个书也琢磨,今天这个聚会,不管是个体还是人类,幸亏有死亡。如果要没有死亡,恐怕无数的人天天想的事情是能不能让我结束。那时候没有死亡这个词汇可能有结束这个词,希望结束。

如果没有死亡,你知道当生命可以无限期延长的时候,生命太乏味,太无聊了。所以我觉得那个世界上可能卖的最重要的是结束这个药。所以我说此时的中国人和此时的中国应该去照照死亡这面镜子。

我别对大家说了,对自己说。对于我来说为什么一直把死亡当成一面镜子,它教了我东西教了我什么?两个是最重要的。

第一个,正因为有死亡,当死亡到来的时候,你依依不舍的是什么——我排了一个序,首先当然是亲情和友情,最割舍不下。

接下来,死亡对于我来说,有那么多好音乐不能听了,有那么多好书还没有来得及看,还有那么多好吃的没有来得及吃。照这面镜子有了这个答案,现在对这些东西投入更多时间。

第二它真切的教会了我今天极其重要,这也是蒙古族非常看中的东西,死了不会哭天抢地,蒙古人觉得死了不会过分忧伤,回到自然当中去。

死亡教会最重要的是今天,年轻人用于活在明天,老年人活在昨天。但是死亡在,让我觉得今天极其重要。这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当你真的悟到它的时候,太重要了。

02

周国平:我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莫迪先生。《超越死亡》这本书让我感兴趣,是因为我觉得一个大企业家写了一本哲学书,首先这个现象就很特别。

实际上我知道大企业家能够写出哲学书的非常少。我曾经读过钢铁大王卡耐基的自传,我觉得卡耐基就是一个哲学家,他写的是一本哲学书。

企业家和哲学家写的哲学书不一样。一个大企业家写出真正的哲学书,就不仅仅是理论上的推演,他是有自己深刻的体验的。

死亡有两个最大的特点:第一个特点它是最确定无疑的,没有人能够逃过一死。圣奥古斯丁说,人生中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只有死亡是确定的。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也说:我们并不是到死的时候才绝望,我们是始终就根本绝望。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它是最不可思议的。这是一件确定无疑的事情,但是它到底是什么?到底什么是死亡?人死后去了哪里?活着的人是不知道的。

我们没有人经历过死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以后,一直活着,从来没有死过。而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已经无法告诉我们,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亊。所以这始终是最神秘的事情,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说起死亡这件亊,会让人发冷。可是这本书让你感觉是温暖的。我觉得这是非常难得的。这本书由一些散文和一些故事来组成的,但是它有一个内在的逻辑:就是“死亡”这件事情我们必须面对,虽然它让我们焦虑,我们不愿意去想它,但是应该面对。一旦正视了它,你的人生就发生一个转折。

我们平时忙忙碌碌,争分夺秒。如果你完全为了世俗的利益在争分夺秒,其实是在争分夺秒地浪费时间。正视死亡问题,认识到人生无常,租借是一个很好的说法。生命是租借来的,租借的时间是有限的,到期要还掉的。

怎样把你有限的时间真正活得有意义?一旦明白这个问题,你就会从“争分夺秒”这样一个状态里跳出来。跳出来以后才能真正去思考,人生中真正美好的东西是什么。

莫迪先生是一位大企业家,他有很多财富。我很好奇他对钱的看法。他没有说钱是坏东西,钱很好。钱是一个好东西,但是不是最好的东西。

钱好在什么地方?能够帮助你去得到最好的东西。最好的东西是什么?一个是自由,你有了钱以后,你在金钱面前获得了自由,你就不用为了钱去工作了。另外一个就是,它能够帮助你去实现人生的更高理想。把钱摆到这样的位子特别对。

03

《超越死亡》书摘:

你已经拿起你的灯,上楼去睡了;

我且多留一会儿,独自。

守护仍在燃烧的余烬。

这是诗人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的诗句,承认总有人在我们之前“上楼去”。我们想念他们。黑暗中,我们再添一些灯油,再花一些时间,爱护那些为他们燃烧的心灵。

词语是有力的,但它—纸页上秀气的涂鸦——也常辜负我们。你以为所有的物都有对应的词来表达(有一些真的很不错),但有时候你却烦恼于词不达意,不能贴切地表现伤痛有多深,也不够阐释我们经历悲痛、感悟,终于解脱的切身体会。

解脱,这是疗伤过程关键的节点;从此,我们可能坠落绝望的渊底,也可能像合上一本书的封底,一个崭新的故事,将从头说起;从此,一些人沉沦,以麻木逃避现实,另一些人则清醒、忍耐并追求,最终结识真理。

悲伤也是具有两面性的。受到损失的时候,人们都会自然而然地以哀痛抵偿损失。旁人并没有义务必须向我们伸手援助,或安慰我们。有时候,他们甚至只会使悲伤者更受打击,无能为力地看悲伤者跌入谷底。

悲伤至深,我们仿佛受困于深黑的洞穴,尽头除了黑暗,什么也不会遇见。这激起我们殊死的敌意。然而,在抵抗所有伤痛、痛苦与绝望时,我们溃不成军。悲伤就像流沙:我们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尤其当我们懊悔、自责的时候。

有时候,人们也把当前处境的责任归咎于一个人,理所当然地谴责他,全然不顾那个人自己也深受痛苦折磨。只有少数幸运且智慧的人,才能成功地从谷底逃离,他的路在拨开的泥土中陡然上升,于是,他开始接受正能量的带领。

他们明白只有很少的人,受到苦难眷顾,在昏暗的洞中发现生命的回光浮现;最终,苦尽甘来,他们领悟了悲伤的真正含义。他们迈步继续前行;他们积极地认为,悲伤是万有之上,高贵力量馈赠的礼物。

他们终于走出悲伤,精神上得到升华,以新的视角看待生命、死亡和世界,看待悲伤和幸福之间的必然联系。“现在的痛苦,”作家C.S. 刘易斯写道,“就是未来幸福的一部分。这就是代价。”

我们该如何面对悲伤?正在受苦的人回答:“别告诉我该如何伤心。”是的,人们各有办法对付悲伤。有些是现成的,有些靠直觉取得,还有一些也许是我们偶然发现的。

但最终,无论我们选择怎么做,真相都会越来越明晰:获得喜乐,必经苦痛,所以我们必须接受我们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以亘古长存。作为生命的过客,我们只有死去之时,才经历了完整的生命。

责任编辑:白岩松
首页 | 快乐空间 | 直通乐园 | 快乐舞台 | 宝贝天地 | 辣妈萌爸 | 乐享夕阳 | 快乐人生 | 乐家生活 | 图片

版权所有:山东快乐梦想家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