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梦想家园-向快乐出发,筑梦家园!

热门关键词:  教育    快乐梦想  教育面对面  乐家服务
首页 快乐空间 直通乐园 快乐舞台 宝贝天地 辣妈萌爸 乐享夕阳 快乐人生 乐家生活 图片 视频
我爱我家 我爱我家 家的品味 快乐生活 名人观点

我的母亲

来源:快乐梦想家园 编辑:快乐梦想家园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1-01
摘要:我的家乡---淄博市张店区傅家镇大徐村(现在刚刚划归淄博经济开发区)。 家乡的孝妇河 我的母亲于 2020 年 12 月 24 日 11 时 26 分走完了自己 81 余年的人生路途后离家人而去了。在送别母亲后的几日里,我痛苦万分、夜夜难眠,每每回忆起母亲的音容笑貌,总

  我的家乡---淄博市张店区傅家镇大徐村(现在刚刚划归淄博经济开发区)。
 


家乡的孝妇河 

 

   我的母亲于202012241126分走完了自己81余年的人生路途后离家人而去了。在送别母亲后的几日里,我痛苦万分、夜夜难眠,每每回忆起母亲的音容笑貌,总是浮想联遍,难平静、、、、、、
 

 

2013年与母亲在一起
 

 在张冉村的时光

  我的母亲于1939914日(农历)出生在淄博市张店区傅家镇张冉村,母亲的娘家是村里的望族,家庭相对殷实,有些田产和商业,过去曾在青州设有经营的家族商号。我的外公就是靠家族卖地支付学费上学,在那个年代一直读到了邹平耀南中学高中,外公高中学习和毕业后参加了马耀南领导的抗日革命和武装,只是在马耀南牺牲后回到家被家母留在了家中,开始经营和管理一大家子的生活,作为长子的外公成为了类似家主的身份,除了管理家务,他还利用自己文化人的身份,与人合作办起了学堂,该村许多解放后至八十年的出现的名人几乎都是外公的学生。母亲也是在那个时期在外公的支持下,作为女孩子上了外公教学的学堂,一直读到高小毕业,因此,我的母亲在当时农村也算是文化人了。

后来外公又弃教从医,做起了医生。高小毕业的母亲便跟随外公行走乡里,学习做起了医务。除了打针送药跟随外公行医,母亲在闲暇时,还要在外公的指导下学习养羊养蜂,这一方面有助于医用配置药材准备些好的材料,另一方面又可以改善家中人员生活的质量,听母亲讲,因外婆生我的二舅和小舅奶水欠缺,就是靠喝着当时自家养羊的羊奶促进发育,并逐步成长起来的。后来我从多位得到我外公医治的乡亲了解到,在那个艰苦的年代,特殊情况下,外公就在诊所做些简易的手术,真是艺高人胆大,外公精湛的医术和善医者的风尚,深得乡里乡亲的称赞。我记得我小时候到外公家,就遇到过一位淄川区洪山镇的患者夜晚慕名来找我的外公瞧病。就这样,除了做务农和家务,母亲多数时间都是在我的外公身边工作,直至到结婚前。

生儿育女持家务

母亲是1961年初与我的父亲结婚来到了大徐村的。
   从196319日我出生起,至1968年母亲连续生育了三男一女,再加上1974年我的小妹出生,母亲共生育我们姊妹5人。
   按照家乡的风俗习惯,儿子结婚成家后不久,多数家庭就会将已经结婚育子的孩子采用分家的方式,与父母剥离开单独生活,从而让自己的孩子经营自己的家庭,开始行使其独立承担其家庭的义务和责任,而且当时的许多父母很少有给孩子带孩子的习惯,一切由新组建的家庭自我负担。印象中,我从记事起,所在的家已经与爷爷奶奶分开单过了,家里的一切
家务都是母亲操持着。平时,母亲一般忙完了家务还要再到生产队干活挣工分,为了这个家,一个医者似乎没有了自己的理想和前途,而是顺应了那句老话“嫁夫随夫”,永远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家庭主妇。这就是母亲婚后的生活常态。
   为了改善生活,增加收入,母亲还在家里养了鸡和猪。为减少支出,有些年份母亲不是赊小鸡,而是自己用自己家的老母鸡哺养小鸡,这样可以获得多一些的鸡苗。家里养鸡产的鸡蛋一般会拿出一些卖到供销社换些钱,贴补家用,主要用来购买油、盐、酱油、醋和票肉;一部分鸡蛋留作腌制咸鸡蛋,以作为来客时将其煮熟,能出一份不可多得好的菜肴;当然有条件的家庭,在清明节还是可以吃到一枚熟鸡蛋的。家里养的猪是家里大的财产,用途比较广泛,猪粪即可作为肥料作为自己的自留地施肥用料,也可交给生产队换做工分,增加家庭在生产队的工分积累;养肥之后成年的猪可以到集市卖出,那是一个家庭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收入的一部分来年可以购置小猪仔,继续蓄养,一部分可以给家人添置新年的的衣物等小的支出,但更多部分收入还是作为家中的储蓄,以备不时之需或者支付更大的支出。一般来讲当时的农村家庭积累多年储蓄,最大的支出就是给即将成年儿子盖上三间新房子或者翻盖自己家的房子;许多家庭为此几乎倾其所有而为之。那时候儿子多的家庭,就会负担重,没有所谓的三间房,儿子娶媳妇都是问题。不过在当时,农村娶媳妇,彩礼钱相对盖房子用的钱还是少的多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土地承包制度改革前,生产方式都是以生产小队为核算单位,家庭和个人以累计工分计算产值,无论是生产力水平还是科技水平都是比较低的,生产效率低下,粮食亩产地,生产队交了公粮,用作分配的小麦很少,主要的分配粮食是秋季收获的玉米、地瓜等粗粮,因此家里的日常饮食都是煎饼和咸菜,即便是咸菜也有接不上的时候,所以母亲每年都要腌制一翁的咸菜,冬天还要再制作萝卜咸菜和豆豉咸菜作为改善和补充。那个时候家里几乎是吃不到炒菜的,能吃到单独的菜品和白面馒头,只有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可以。记得在过去的日子里,到了春节,家家户户都开始取出一部分家里储存的小麦去磨面粉,在春节前开始和面蒸馒头,除了生产队分的肉食,在按照量入为出的原则和家庭财产状况购买点年货,春节是一家人吃的最好的时候了。
   那时候,每个家庭蒸的大部分馒头(一个包袱撑二十几个面头)一般用作走亲访友,少部分招待来的宾客。有趣的是如果蒸到了的有缺陷的馒头,就可以分给老人和孩子吃,算是尝先了。所以每每家里孩子看到家里的大人开始蒸制馒头,往往会停下玩耍静静地蹲在蒸馒头的炉火旁,等待出现缺陷的馒头出锅,以便可以尝到白面馒头的美味。对生活在农村家里的小孩子来讲,盼望很久的春节来临并可以吃到馒头,那份感受是非常美的,这比现在吃一份大餐感觉不知好上多少倍。
   确实,在那个年代,平时如果吃到馒头,那绝对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只有家中有人在外做工的家庭才可以享受到,纯农户家庭几乎不可能,那些纯农户家庭的孩子经常对那些有做工人的家庭能带给孩子好吃的,比方馒头、点心,油条而羡慕不已,所以那时能混到或者得到一个铁饭碗工作,便是一般农村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虽然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农村许多的孩子可以参加高考,但多数孩子其实一般当初的想法都比较简单,那就是能拥有每月可以获得收入得到一份铁饭碗的工作,至于远大理想和雄心壮志几乎都是在考上学以后逐渐形成的了。所以说那时的农村家庭,小麦既是粮食又是家财,而一般家庭视其为家财以更重些,每个家庭都将其积攒很多年的小麦
长期储存起来,而舍不得多,小心翼翼,细心管理,每年都要从储存的大翁里取出晾晒,以防虫蛀,晾晒完后再重新装入大翁封存好,积累多年后遇到家里盖新房或者翻盖房屋,才可以取出存粮,磨出面粉,蒸的馒头,作为参加帮助建房的匠人和小工的吃用。或者作为家里红白喜事的吃用,过去的农村婚丧嫁娶、盖房子就是家中特有的大事,需要长久积累和谋划。
   其实,那时候村里的人家大多数都是这样生活的,每个家里根据家里的人数多少,一般每隔四五天左右(不能间隔时间长,特别是夏天,摊出的煎饼容易发霉),都要上撵撵玉米拆子,然后用水泡好,在第二天一早用水磨磨出模糊,模糊成后由家里的主妇或者长姐等能熟练该技艺的,生火来摊煎饼,摊完后再每张进行折叠,再每五个叠成一摞间隔放置到籖子上,吃的时候或烙或蒸或烤或泡,吃法多样,因人因时不同。煎饼也有改良,到七十年代后期随着生产水平的提高,小麦和大豆家里分得的粮食多了起来,就在拆子里加上大豆或者小麦,这样做出的煎饼香味可口多了。记得大概从六七岁起,每天早上我就被母亲叫起来跟她推磨,天不亮就把两豆盆模糊磨完,母亲接着开始摊一上午的煎饼,下午再到生产队听分配上坡干活挣工分。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可以承担一些做饭喂猪的活儿,也可以减轻母亲一部分家务负担了,这就是我的家庭,我母亲的生活和劳作,天天、月月、年年似乎一成不变。
   要说变化那就是改革开放后,饭桌前煎饼少了,馒头多了,咸菜少了,炒菜有了。但母亲一直在忙碌着,从没有停歇过,就像拧紧了的发条,没到终点,就不会自然松弛停止。

               1976年的撞击

1976年,对于我的家庭来讲那是非常特别的年份,作为生产小队长的父亲也不知在哪里口出话语“祸从嘴出”,竟然成为了当时为邓小平喊冤叫屈的一分子,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是淄博市的头号政治犯,判刑十年,虽然于1978年底平反。但对于一个纯粹的农民家庭,其对家人和家庭的冲击却是极其巨大的。我的外公也在父亲被捕后也被公安局带去问询,期间离开了人世,父亲的干爹也很快焦虑而亡,我的爷爷心急抑郁,得了肝癌,于1979年病逝。我初中即将毕业也因此退学,更不能被推荐上高中,我的爷爷虽然找了人,但终究不行,上学无望,13岁的我只能回家做起了农民。
   留给家庭的就是我的母亲带着不曾成年的五个孩子,其中的小妹不到两岁。突然的变故,使得本就不善言语的母亲更是从此少言寡语了,在后来,随着以后生活遇到的每件事情和体验,我深深地感到父亲的事件对于母亲的撞击才是特大的,它带给我的家庭是一种变异了的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也是从那时起,我成了生产队的一名半大劳力,一个能挣八九分工的机器,一个对社会无知和无能的底者。

   也是从那时开始,我开始明白母亲成了家中的天,有了天就有家,我也开始逐步了解了母亲的善良、坚韧、辛勤和伟大。为了多挣点工分,争取年终结算时多分点粮食,母亲积极争取到了在饲养处喂猪和为生产队到每家联大粪两份活,而我也被照顾做了赶小驴车的活儿,因为赶车如果是出村乡的话,每天有一毛五分钱的补助。那时候我所在的生产队没什么副业,因此没有多少收入,再加上我家人多工分少,每年核算下来家里基本在平均线以下没有分红,所以一年下来我的出车补助,就算是家庭的一份很好的收获了。那时,我所在的生产队已经有了一辆拖拉机,一辆马车和四辆小驴车,这些就是生产队的主要运输工具和资产,车辆除了秋麦二季忙农业生产,其它时间主要的任务就是负责把从孝妇河开采的河沙,运输到城里的工地,以供给城里建筑使用,供砂就是生产队的副业收入。当时每天母亲都要早起床为我做早饭,然后我到饲养处去套牲口赶车,母亲则扛着铁锨到河滩,帮我将砂装上车,并将车推出河滩,到达大道后再回家,母亲再去给弟弟妹妹做早饭,吃完早饭再忙其它的事情或干其它的活。
   最难的是1977年一开春,家里没粮了,没吃的了,能借的也都借了,眼看就得出门要饭,母亲急得直哭,我回家放下车后,想想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得赢着头皮找生产队长,开口借粮食,告诉队长不然的话,我和母亲就得饿肚子干活,弟弟妹妹就得饿肚皮。得知情况后,善良的徐立福队长写了条子,答应我一次借40斤玉米,一直到夏季口粮分下来,就这样那一年的春夏总算有着落的度过了。从此,我也体会到了过日子的艰辛,懂得了未雨绸缪的含义所在。

                40多年的艰辛

婚后的母亲,虽然不再从事医务了,但过去农村缺医少药的现状,更是给农村生活的人们在求医时横生出忐忑之心,所以每逢遇到那家人出现头疼脑热闹肚子,问询到母亲,母亲总是给出用药建议和医疗方法,乡亲有那家有女人生孩子,找到母亲,无论何时,母亲都会立马放下手头活了,前去帮忙处理,从无怨言。
   多少年过去了,从没有听说母亲与妯娌、邻里、朋友、社员村民及乡亲发生争执和红过脸,。
   上世纪八十年代年,国家在农村开始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母亲又从生产队的社员变成了家庭承包土地的主要劳作者,她每天早出晚归,忙活和照顾着她心爱的土地和庄稼,粮食产量提高了,余量多了,家里日常的主食煎饼也逐渐成为过去式,白面馒头也开始走上了家里的餐桌,炒菜也丰富起来逐渐成为家里的日常生活配置。虽然还是辛苦的劳作着,但吃得饱吃得好,母亲的心情也逐渐好多了,看到如此,我也随着母亲的变化,心情也是明朗的许多,觉得家里今后日子好像增添了更多的盼头。   
   时过境迁,
到了78年底,忽然有一天我赶车回到家,早就等在我家里的三奶奶突然告诉我说,已经跟母亲和学校说好了,让我再继续读书。我迟疑片刻,看到母亲肯定的眼神,就答应下了,于是在母亲的支持下,时隔两年半的我,又再次背起书包上了复读班,并于79年夏考上了淄博五中高中部,三年后在82年参加高考,考上淄博师专数学系。


  历尽沧桑的柏树魏然,就读的校舍面目全非


   我毕业后,国家分配了工作,农村家里的活就参与的少多了,而母亲仍然多数时间忙在田地里,推小车不行了,就骑三轮车。在以后的岁月,1992年二弟因病去世,母亲遭遇了失子之痛,父亲遭遇车祸,撞断右胳膊,以及其他的家庭磨难,母亲都用不停歇的繁杂劳务家务来遮掩心中的悲痛。母亲总是这样不知疲倦地应对着,从不吐露半句怨言,辛勤的干着自己每天必干的活,这一忙活就40多年。
   我自己清楚的知道,所有这些,是很难用语言可以说尽母亲的付出和辛苦的。

                  病魔缠绕的19

2002年春天,忙碌了40多年的母亲,突患脑梗,经医院检查还患有房颤和糖尿病。一直坚强的母亲躺到了病床上,一段康复治疗后,虽然可以简单的自理生活,但她老人家一生向往的农活却无力为之了。面对生病的母亲,我心如刀绞,痛心没有及时预防和发现母亲患病苗头。虽然母亲没有向我提出什么要求和建议,但我在看到母亲抗争病魔的态度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狠长时间没有陪伴母亲了,一时觉得母亲好像老了许多,需要人了。曾经做过为老干部服务工作的我,突然觉得自己需要有些改变和决定了,需要拿出较多的时间来陪伴她了。从此我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与工作路径,积累力量并尽量拿出较多的时间来照顾和陪伴她,以能使自己多少回报一点母亲多年的辛苦和养育恩情。

 

2013年病情加重的母亲

在以后的岁月里,母亲都是在与病魔争斗的过程中度过的,而且分别在2008年、3013年病情加剧,在2014年春更是摔断腿,不能行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吃饭需要喂,小便放置纸尿裤,大便需要每隔六七天进行人工处理。2013年后,失语和阿莫兹海默症越来越严重,其头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多数时间只能靠观察其症状,以作为处理应对其病症的方法和经验。也许是对母亲的过度担忧,面对母亲的状况,结合许多现实老年案例,我有时会对人老以后产生莫名的畏惧心理,甚至对进入到老年社会,特别是广大农村的老人们,有了些悲情的疑虑,只有一个孩子的老人将来的晚年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致?我无法想象也难做回答、、、、、、


2017年的母亲 

 

好在母亲的胃口还好,虽然喂饭需要细处理,但其生命力的顽强,还是带给我许多的希望和安慰。我也庆幸自己早期做出的选择和安排,能使自己在母亲的晚年,特别是最后的六七年的时间,能经常陪拌她,这也给我心中长期存在没能及早预防母亲生病的心结有了些许的慰藉。
 


2020年的母亲 

母亲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无论是面对任何困难,她都是选择默默承受、忍耐、付出,从不寻求回报。对我说的很少几句话,也是要求我少埋怨、多学习、多做事、多付出,做一个好的自己。这应该是母亲留给我的宝贵作风了,我好像是继承了母亲的传承,也把这些传给了我的孩子,对这些母亲好像是满意的。
 

2017年给母亲祝寿

   佛说,西方世界为极乐世界,基督徒则讲,人死后会进入天堂世界。

   我的母亲已经离开了我多些时日了,我不知母亲现在天堂何处?

   我只能衷心的祝福我的母亲在天堂世界快乐、安康。

与母亲一起唱她喜欢的歌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
                                                                                                                     
                                                                                                     怀念您的儿子,在家中于20201230日星期三晚

 

 






责任编辑:快乐梦想家园

上一篇:这14张偷拍照,暴露了中国夫妻的真面目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

首页 | 快乐空间 | 直通乐园 | 快乐舞台 | 宝贝天地 | 辣妈萌爸 | 乐享夕阳 | 快乐人生 | 乐家生活 | 图片

版权所有:山东快乐梦想家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